獪 善。 HAGANEのポイピク

《鬼灭之刃》善逸为什么只会只会一招?雷之呼吸的其他型呢?

獪 善

岳 音読み…「ガク」 訓読み…「たけ」 意味…高大な山 参考: 「わるがしこい」「ずるい」という意味の獪は、「犬」+「會」という二つの漢字から成り立っています。 會は会の旧字体。 人が集まることや、転じて、調子を合わせるということを指します。 獣偏と一緒に見ると 犬が飼い主の調子に合わせ立ち回るという意味に。 獪の起源はコレ。 獪岳という名前には 高い山(=強者)に合わせて立ち回るずるい人間 という意味が込められているのではないかと。 獪岳の過去を鑑みるに、 自分が助かるために一緒に暮らしていた仲間を鬼に喰わせたり、鬼殺隊を裏切り黒死牟に命乞いをしています。 一方で、自分が特別でないと許せないタチなので善逸や周りの人間を馬鹿にしている面も。 「生きてさえいれば勝てる」という信念も、 「勝てる」ってなんだ?と思わずにはいられません。 自己中心的な傲慢なニュアンスが感じられどこか欠落した印象を受けます。 よくも悪くも獪岳にぴったりの名前といえます。

次の

HAGANEのポイピク

獪 善

男二号我妻善逸是《鬼灭之刃》中的搞笑担当,平时的善逸总是一副十分激动的样子,除了在弥豆子和其他女生面前乖巧可爱之外,面对炭治郎和伊之助的时候总是大吼大叫。 睡醒着的善逸其实非常胆小,实力也很弱,只有当他过度惊恐吓晕过去后,才能使用雷之呼吸,调动体内真气,成为一个强大的剑士。 为什么善逸不像炭治郎或者伊之助用本呼吸其他型的招式呢?这也不能怪善逸,因为他只会这一招,他的师傅也只教了他这一招。 雷之呼吸颜色为黄色,是所有呼吸中的基础呼吸之一。 但雷之呼吸不同于其他的呼吸法的是,雷之呼吸一共有六种型,其中壹型是后面二到五型的基础招式,只有先熟练掌握了壹之型后,才能练习后面的型。 其实善逸本来是山下的一个普通的孩子,因为钱被心爱的女孩骗走和别的男孩私奔(好绿好悲惨!),搞了一身债务,幸好爷爷救了他。 爷爷将善逸带回山上并教授他雷之呼吸。 善逸虽然很喜欢爷爷,也很想报答爷爷的期待,但是他并不是习武的那块料,而且经常偷懒,还偷跑出去,不过每次都被爷爷抓回来继续练习。 爷爷告诉善逸,没有天赋不要紧,永远不要放弃,忍受过地狱般锻炼的日子,一定会有所回报!只要集中一点,反复鞭打,反复锤炼,也能够登峰造极!于是,在爷爷那里,善逸将雷之呼吸壹之型,也是雷之呼吸最难以掌握的一招,练到了极致。 雷之呼吸的二到六型 雷之呼吸一共有六型,善逸只掌握了壹之型。 善逸的师兄獪岳,与善逸正好相反,唯一不会壹之型。 因为獪岳不愿花时间反复练习壹之型,而是直接练习二到六型,所以他的雷之呼吸并不扎实,据说这样的人是无法成为柱的。 后来獪岳堕落为鬼,在无限城中与善逸的宿命一战中死在了善逸手中。 在爷爷切腹的时候,旁边并没有介措人,所以,爷爷是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流血之后,才慢慢死亡的。 善逸抛去了从前玩世不恭的态度,认真了起来,用自己的双手,为他敬爱的爷爷报仇雪恨,清扫了雷之呼吸中的败类。

次の

[獪善♀]Kielletty hedelm

獪 善

男二号我妻善逸是《鬼灭之刃》中的搞笑担当,平时的善逸总是一副十分激动的样子,除了在弥豆子和其他女生面前乖巧可爱之外,面对炭治郎和伊之助的时候总是大吼大叫。 睡醒着的善逸其实非常胆小,实力也很弱,只有当他过度惊恐吓晕过去后,才能使用雷之呼吸,调动体内真气,成为一个强大的剑士。 为什么善逸不像炭治郎或者伊之助用本呼吸其他型的招式呢?这也不能怪善逸,因为他只会这一招,他的师傅也只教了他这一招。 雷之呼吸颜色为黄色,是所有呼吸中的基础呼吸之一。 但雷之呼吸不同于其他的呼吸法的是,雷之呼吸一共有六种型,其中壹型是后面二到五型的基础招式,只有先熟练掌握了壹之型后,才能练习后面的型。 其实善逸本来是山下的一个普通的孩子,因为钱被心爱的女孩骗走和别的男孩私奔(好绿好悲惨!),搞了一身债务,幸好爷爷救了他。 爷爷将善逸带回山上并教授他雷之呼吸。 善逸虽然很喜欢爷爷,也很想报答爷爷的期待,但是他并不是习武的那块料,而且经常偷懒,还偷跑出去,不过每次都被爷爷抓回来继续练习。 爷爷告诉善逸,没有天赋不要紧,永远不要放弃,忍受过地狱般锻炼的日子,一定会有所回报!只要集中一点,反复鞭打,反复锤炼,也能够登峰造极!于是,在爷爷那里,善逸将雷之呼吸壹之型,也是雷之呼吸最难以掌握的一招,练到了极致。 雷之呼吸的二到六型 雷之呼吸一共有六型,善逸只掌握了壹之型。 善逸的师兄獪岳,与善逸正好相反,唯一不会壹之型。 因为獪岳不愿花时间反复练习壹之型,而是直接练习二到六型,所以他的雷之呼吸并不扎实,据说这样的人是无法成为柱的。 后来獪岳堕落为鬼,在无限城中与善逸的宿命一战中死在了善逸手中。 在爷爷切腹的时候,旁边并没有介措人,所以,爷爷是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流血之后,才慢慢死亡的。 善逸抛去了从前玩世不恭的态度,认真了起来,用自己的双手,为他敬爱的爷爷报仇雪恨,清扫了雷之呼吸中的败类。

次の